第137章:心痒难耐

作品:《卫校猎美笔记

    “就一小娘们,能让你们这么惊吓成这样吗?……成哥,你停掉这些学生的渠道,只怕是……完不成全年的销量,怕是分成有些问题的。”

    坐在角落里的大胡子,手中搂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妞,眼神不屑地说。

    “龙须,你什么意思?你想少分我?”黑衣男瞪着大胡子。

    “呃……我不是那意思。而是说,卖少了,我们两都不赚钱!……而且,就一娘们在为难你,我觉得没有必要在意!”大胡子为缓解气氛,语气软和了一点。

    “什么就一娘们啊?我们都调查过了,她是市局的特警。”

    坐在黑衣男身边的年青仔接话道。

    “哈哈,市的特警又怎么样?……你成哥还是周局的拜把子呢!……咳,反正吧,成哥你知道的,现在这些学生妹的销售比例,在中海市场很高,如果停掉,我们今年就喝稀粥了。”大胡子端着杯酒晃了晃,他不喝,而是伸手给了坐在他身边的妞。

    这个叫成哥的黑衣男子不说话了。

    他静静的坐着,手指里夹着半只香烟,缈缈的青烟从手上升起,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酒。不过,看得出来,他心事重重,酒也没有喝。

    他而是深呼吸一口,然后说道:“龙须你就放心,这件事我会有分寸的!现在是特殊时期,中海市的两会就要召开,新的局长还没有上去,全省的严打形势这么严峻,我可不想以身试法!让兄弟掉进去!……至于今年的销量,我敢保证完成。”  ..

    “呵呵,能完成就好!……不过阿成我说呢,你停掉了这些学生妹,指望那几个小姐来卖?你凭什么来保证完成?”很显然,龙须对张成完成全年销售很不信任。

    “我自有办法!这点你就无须操心了!”黑衣人叫成哥,大名叫张成。

    他是中海市目前最大的贩毒团伙的销售线的负责人。

    龙须则是上游的供货商。

    在他们这条产业链上,张成负责销售,龙须负责从外地搞货进入中海,分工明确。

    但是,眼前张成要停掉学生妹分销毒品一事,很不痛快,这会减少他的出货量。

    而张成呢,遇上的中海卫校抽血一事,让他稍有警觉!也让他不痛快。

    中海卫校里边有不少女生下了海,这在全市皆知。而这些下海女生很多就是他的分销人,如今中海卫校的学生全被抽血检查,让他不提不提防。

    说实话,张成并不喜欢这里,也不喜欢眼前的大胡子龙须。因为他一直认为自己不这一点好像完全不一样,属于这里!也不喜欢与眼前的大胡子为伍,因为他是琢利的商人。如果自已出货少了,销售提不起来,他极有可能在中海再寻代理商。

    但不喜欢,也没办法。手下有十多个兄弟要吃饭。因此他必须每天在这里坐到深夜,直到中海市的一些酒吧、/' 夜场>打烊为止。也必须面对大胡子这么一个人。  .

    因为他在这里,是他的职业!

    ……

    实际上,张成和现在中海市局的东城分局的局长周思明是战友、中学同学的关系,在部队,张成还救过周思明的命。只是离开部队后,生命也就走向了不同的路途。

    从部队退伍后,周思明接了他父亲的班,进了警队,连年高升。

    而张成也想进警队,甚至周思明还帮过他运作过很多关系,但张成最终还是没进去。

    到了社会上,他才发现,现在的工作还真他妈的难找,中国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就连招个扫地的清洁工,在这个城市里都得是他妈的大学生,可惜了几年的部队刻苦锻炼。

    张成要是在战争年代,也许他会是一个战功赫赫的军人。

    不过遗憾的是,现在是和平年代,所以在他退伍的时候,连长很是惋惜的拍着他的肩膀,长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文邹邹的话: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连长实在是个糙人,这句话用在这里并不合适,但张成知道连长的隐含意思,能说出这话来,他就觉得连长已经很有进步了,尽管很可能这句话是连长这两天特意翻书本查的。

    在社会上晃荡二年,退伍费花完了,他才知道部队的锻炼,最合适找的工作就是保安。 爱小说.,..

    开始的时候,张成还真在一家酒吧做过保安,后来也给人看过场子。每天到处巡逻下,然后坐在包房了喝喝酒,泡泡妞,不过一旦场子里发生事情,他这几个保安就得出面把事情摆平,反正就是朝死里打,只要不弄出人命来就行。

    在那种场合混,久而久之,他便做起了摇头丸的销售,接着组建了自已的网络。这几年,销售更是水涨船高,连年攀升……

    ……

    龙须见张成说了这话后,端起酒来自个喝,嘴里却喃喃道:“阿成,现在夏天快来了,又正好碰上这届世界杯,正是嗨丸和摇头丸的销售旺季,你不知道,现在的那些酒吧,每天都会有很多的青年人象苍蝇一样从四面八方聚起来,喝酒是每天的必修课,喝嗨药助兴也是常事,这时候正是销售我们产品的大好时机呀!”

    “龙须……我说过,我知道的……自有安排!这还不行吗?”张成已经是很不悦了。

    龙须一见张成这样,又红着脸,打着酒嗝,赔不是对张成说:“阿成,我的意思,你应当懂的啦。你在那边有关系,和周思明又是铁哥们,拜把子,而且我听说他最近要上位当局长,所以也不怕来咯……咱们正好趁机将西城的老座给吞了,哼哼,谁来较真捣乱,就喀的一下将人家给治了,看谁他妈的还敢再和我们抢市场!到那时,我们才是真正意义上中海的销售老大。”龙须晃荡着有些谢顶的脑袋,向张成做了一个砍人的动作。 .

    周成看着龙须,怎么看这个老家伙都更象是一个老流氓,他胃口大得很。

    他起身搂住龙须的肩膀,朝满口的酒气熏的龙须道:“龙哥,要我说实话,你做好你那份,就够了!我怎么开拓市场,怎么卖,那是我的事!请你暂时别插手,行吗?”

    “你?”龙须一见张成这样,有眼恨铁不成钢地道:“好、好,就算我多嘴了好不好!……但阿成我再提醒你哦,世界杯四年一次,这几个月,别的市场r 大热>,销售翻番。我们错过这时机,可得等四年。届时,你赚不到钱,我也赚不到钱,到时候,都吃特玛的西北风去!”

    张成并不理龙须了,而是站起来。

    他款款地走到另一个正在旁边一间小房子里。

    这房子里有个桌子,桌子上一共铺开了有六七十台手机。

    而盯着这手机的,是一个清丽的女孩。

    作为张成销售最得力的助手,周曼正在与下线联系。

    做她们这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下线与下线联系,下线再与下线联系,一般就是单线单机,如果哪个下线出了状况,随时可以掐断联系。

    “通知我们的下线,这周暂时让他们停止对下级发货” 来自.,.

    张成走到周曼身边,抱着她,淡淡地说。

    “阿成!这几天销售……昨天达到二十多万元!”

    女孩扭头不解地问。

    “还是暂时掐了吧,待事情过了再说。”

    张成说着,他努力挤出含蓄的微笑。

    他一伸手,将女孩象一只温顺的小绵羊拉过来,一张嘴就亲在女孩的唇上。

    女孩长得好看,是一个标准的美人,白皙滑嫩的皮肤,鸭蛋形状的脸庞,一双大大的眼睛,一米六八的身高,丰满的胸部,纤细的小蛮腰,笔直的大腿上绝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是对男人最有力的杀伤性武器,用句老词,标准的回头 一笑>百魅生!

    最厉害的是,这个叫周曼的女孩子,还是东华大学的高材生,是整个大学的院花,她可不是那种绣花枕头上大学仅仅是来镀上一层金,据说她还曾经是她老家那一届的高考状元。而且在精算和心理学方面,都深有研究。

    就是这样一个任谁都挑不出瑕疵的优秀女孩,就是喜欢张成。

    也奇怪了,象这样的女孩子,追求她的人海去了。

    每天她收到的鲜花几乎可以自己开一个花店了,什么腰缠万贯的商业精英,什么学富五车的青年才俊,什么前途无量的政坛新秀,但她偏偏看中了当时一穷二白没什么前途而且相貌一般的张成,并且与他一起组建了 三十>多人的分销网络。  .

    现在要说身家嘛,上千万,也是有的。

    “别,张成!你晚上都要了二次,现在又要?”

    被张成亲了一阵,周曼见张成的手越抚越柔,越抚越深,直探到她的奶头上,她不由嬌嗔道。

    虽然被张成发自灵魂深处地征服,虽然被他昨天晚上都草过二两,但是,这时候张成捏着她奶头,她的心头激荡的厉害。

    “嗯,我就想嘛,老婆,我就想你。”

    张成说着,他狂热朝着她修长的双腿间跪了下去,伸手捻住她的柔软的分心。

    “啊,张成……你不要命了,还要?”

    周曼顿时打了个冷战,望向张成的眼神中又是饥渴,又是哀求。

    “真的,我又想了,老婆!我……”

    张成其实并不是特别想要性生活。

    而是这自个将财路切断的事让他很心堵,他需要发泄,需要一个人让他不想那些事儿。

    他拨弄着周曼的小内,手指被汩汩蜜汁涂的晶亮。

    周曼承受张成恣意的轻薄,急促开始喘着气。

    虽然已经经历过昨天的许多次,但是在张成的挑逗之下,周曼神智已陷入轻微的迷乱,似乎已听不到张成接下来那些乱的话语。  ..

    她浑身白玉般的肌肤变成了娇艳的粉红,美目紧闭,秀眉微颦,秀挺的小鼻尖布满细小的汗珠,娇躯随着张成手指的挑拨阵阵的颤栗,的变成鲜艳的红色,不住地抽搐。

    张成见已把她逗的如此厉害,忙站起来,将周曼抱着,将她的一条腿稍扛起来,然后便灼热紫红的大棒,顶在了周曼的间凹陷处。

    周曼接触到张成的刚强,玉臀前挺,迎合他。

    张成却不急,他没有立即将挺着大刺进入早以及被他开发的滑润之内。

    而是仅仅将大归头弄进去。

    张成压抑着一插到底的诱人念头,慢慢地等待她适应这巨大,就是让她感觉心痒难耐。

    “老公……”

    “怎么?”

    “我要……”

    “嗯!”

    周曼唔地一声,本以为长长的舒了口气,迎接最深的进入,哪知道就那玩意挤着门口,让她心痒难而。张成知她甚是难受,让她那腿更架高点,用力分开她的臀沟,让大棒一寸寸的慢慢刺入……张成压住她颤动的玉臀,然后屁腚后挺,然后猛地朝前一送……

    ……

    还在张成和周曼啪着的时候,我和方琼诳街诳毕了,准备回林姨家里。

    .

    在车上时,方琼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她对我说:“天泽,你自个先回林姨家去吧,我还去学校有点事儿!哦……天泽,你让林姨就不要等我吃饭了,听到没?”

    我听了,点头!然后将车停在路边,任她下去搭车前往学校!而我在开车回林姨家里时,恍然想到这不正好约个女生出来玩玩嘛。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请关注爱小说.,和请加群: < r="_b" r="//../=bbb">< brr="" r="//..//r ="书荒求书群" ="书荒求书群">>。找书是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有问题请及时反馈。

  喜欢这篇小说《卫校猎美笔记》的读者,可以在搜狗搜索: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天下第九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