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可玩一年

作品:《卫校猎美笔记

    这一回救我们、帮我解围的,并不是局长马玉明,也不是副市长王兴国。

    关键时候,这两老家伙真不靠气!

    靠天靠地靠自已,都不如运气。

    这回,得亏是在酒店,酒店的保安和酒店的美女经理,不容我们打下去。

    因为我的一通乱砸,“轰轰嗵嗵”,那衣架的一头就砸到了晶液电视上。

    酒店的液晶电视是大屏的,本来似乎是通了电,处在待机状态的。

    突然被我用挂衣架子砸碎了,屏幕自然闪爆。

    当然,也不知是什么缘故?里边零部件电极产生的电弧,嗤嗤作响。

    然后啪哧一声巨响,彻底报废了。

    楼层的服务员大姐本来咪着眼在睡,在魏勇上来的时候,她就多了份心。

    毕竟这么晚了还来两个穿制服的找人,情况就有些不正常。

    而服务员大姐在听到我们的房间里面发生争吵时,她更疑心了,正准备贴着耳朵听听动静时。猛然听到我砸到电视机而发出巨大的声音,她哪敢怠慢,马上用对讲机报告给了值班经理。

    一听酒店 的住客在房间里开战,美女经理领着他们四五个保安就冲了上来。

    而且这些保安也不是没有准备,个个手持家伙。 来自.,.

    ……

    他们破门而入的瞬间,我真是扛不住了。

    ……

    妈了个巴子的,要说这世界上,还真有不怕死的家伙。

    就在我扛着那个衣架疯狂一通乱砸的时候,魏勇和赵坤已经没有退路,只得退挤到卫生间将门顶着。

    他们其实是落败方了!

    而这时候,我就站在卫生间的门外,挥着衣架,不让他们有任何露头的机会。

    想不到魏勇带来的那个小弟,他挺身而出了。

    他本来是个小协警,魏勇是一个中队长。

    他能带他出来,已经是看得起他,是对他的重视和栽培。

    这个小子也想借此表现一下,图一个转正的机会。

    在我一通乱舞的时候,这小子冲出来,硬着胳膊就挡着我的一击。

    他任我硬生生狠狠地用木衣架打在他的手臂上。

    这货的忍耐力还真是了得,我当时可真是咬着牙关用了力打的。

    我打下去的时候,这柏木的衣架“砰”一声就断了。

    妈的,可想而知这个家伙是多么的硬叉。

    我手中的家伙上一断,本来挤在卫生间的魏勇和赵坤一涌围了上来,他们朝着我就是一通乱打。 爱小说.,..

    ……

    他们冲出来二对一,这时候我明显处于下风。

    被魏勇揪着后,我自然吃亏了,虽然扭打成一圈,但明显地我力不从心。

    萧玉琳和苏亚香在这时清醒过来。她们虽为女生,但也不示弱。

    两人刚刚被魏勇羞辱,那是因为事发突然,她们没反应过来。

    这下僵持这么久,她们也渐渐清醒过来。

    她们见魏勇和赵坤和我扭打在一起。

    两个女生也不客气,她们对魏勇又抠又掐,扯他的头发,咬他的胳膊。

    ……

    顿时,房内更是一通暄闹的混乱。

    混乱中,各种嚎叫和哭泣也有了。

    那是因为这狗日的魏勇,被梁玉琳咬了一口后,他反手就是一巴掌,将梁玉琳都打懵了。

    ……

    美女经理领着保安到了门外,听到里边的暄闹,她便开始敲门。

    这时候谁还顾得上敲门。

    几个保安没辙了,只得两三个人挨着一排,、、地撞门。

    第一次没有成功,接着又是、、地撞。

    这下撞开了,连门和锁头都掉了。

    “你们……在干什么,在干什么?” 爱小说.,..

    保安队长和美女经理一涌进来,见打得一团糟,顿时有些懵了。

    “啊,你们?你们……”

    看到这屋子里面乱成这样一团,损失了这么多东西,她都要哭了。

    几个保安,将我和魏勇们都拉开来。

    我被他们架着,只得站着。

    我一看,这大堂经理约摸二十来岁,挺漂亮的。

    她一头乌黑顺直的秀发披到了背上,而那个背,光滑洁白。

    顺着她的背脊而下,我看到她的腰很细,往里凹进去, 紧接着,是高高翘出来的屁股。

    重要的,她的两条大腿是人间极品。修长,尖细,怎么看都是人间尤物。

    我被保安架着,深深咽了口气,看到她的美腿,还有些口干舌燥。

    我很想马上走过去,托住大堂经理的屁股,就狠狠将自个那在她屁股之间蹭两下,然后再将她的丝袜脱掉从脚趾亲上来。

    嘻嘻,她这腿,可玩一年……

    不过,美女经理的脸色并不好看,她想哭。

    她是哭笑不得的哭。

    因为在保安分开我和魏勇后,她便看到我光溜溜的,身上一根布条都没有。

    而我裆下的 那根>东西,竟还保持着微举的狞狰状态。 .

    作为一个青涩的二十出头的姑娘,她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要是不看,又无法来调解问题。

    要是看了,这小心脏,砰砰地乱跳。

    她的脸在瞄到我那时,刹那就红了。

    就连这楼层的大姐,本来跟着进来瞅热闹,看到我光溜溜的裆中吊着 那根>。

    她不好意思的泯嘴 一笑>,然后赶紧出得门去。

    我估计这大姐晚上肯定是睡不着了!

    我这种粗野的状态,估计让她想想都亢奋,指不定还会用根黄瓜,想象着就是我这根用来自慰。

    ……

    被几个保安分开来,我才终于看了看自已。

    娘哟,我有些狼狈,也很难堪。我身上被魏勇还是那小子,反正就是这三个狗日的弄得都是伤痕。我摸摸屁腚后,还有些疼。我记起来了,刚才被魏勇搞倒了一下,他踹了我一脚。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屁股上最少有巴掌大这么一块淤青!

    娘的!……

    ……

    将两拔人分开后,美女经理气呼呼地说:“你们谁也别动,我们要报警!” .

    魏勇呵呵 一笑>说:“你报个麻碧!……不用报了,我就是警察。”

    “你别吹……你们肯定是假……”大堂经理一看,准备回顶他一句,但魏勇真是掏出证件出来,拿出来在大堂经理面前晃了晃,然后说:“你可以打电话去问问,我这是不是真的?”

    “他是真的啦,不用报了。”我说。

    大堂经理一看这架势,顿时有点懵逼。

    除了大堂经理,还有个男的,估计是保安队长。

    他小声问:“经理,他们打坏这么多东西,那怎么办?”

    大堂经理一听,觉得也是,电视坏了茶几坏了洗手间的门坏了,怎么办?

    她觉得还是报警牢靠!

    “哦,美女,你将所有坏的东西统计一下,需要赔多少钱?你说就是了,让他用手机转给你们……哦,我说的,就是眼前这个吊毛,他来赔!……反正他爹是柳江实业公司的副董事长,家里有的是钱!”

    我说着这话,大踏步走过人群。

    这时候,我也不避讳他们的目光,光着腚,扭着屁股,走到床边去找衣服。

    娘的,反正是那回事了,我怕个卵。

    .

    “凭什么啊,这些东西全是你砸的!要赔,你赔!”

    魏勇没有打赢,本来晚上又受了肚子气,这会还要他赔东西,自然不爽。

    “凭什么?凭的就是你现在 口袋>里揣的那证件,你们身上穿的衣……哦,你非得让酒店告你,咱们中队的魏队长晚上来酒店闹事,还和人打架,打坏了东西?……你丢得起这人,我可丢不起!……哦,哦,我还忘了,你既然是干着这份工作,那总得干一行爱一行吧,你不管事,但也不能惹事吧……你看看你,这时候来酒店惹事……我现在我给你马玉明打电话,向他报告下你的情况,让他来问问你,还要不要赔了?”

    “草你妈,你敢?”魏勇手指着我。

    “有什么不敢的!……我打了,你咬卵子呀?……我现在就打给你看!”

    我这时候,还真不怕他了。

    因为中间,还隔着四五个保安呢。

    当着魏勇的面,我就拔通了他们局长马玉明的电话。

    我心想。麻批的。要是等他救我,我估计都快变成灰了,幸亏这还是酒店里,有保安相助了。

    ……

    我将电话打给马玉明时,我也没准备跟他客气的。 爱小说.,..

    我说:“马叔,我就被人打了,您今天晚上哪里去了?”

    我其实心里不是这态度的,我本想说:马玉明你妈逼的,你死哪里去了?

    但话都到嘴边了我咽了。

    我想到马玉明比我高一辈,而且是当着他下属的面,我还得跟他客气,给他点面子。

    要不是魏勇在,这时候我已经气急败坏,我啥都敢讲的。

    因为他在,我不能将这个礼数给忘掉了!

    马玉明在那边说:“呀呀,天泽呀,你说你给我打了电话啦?好……我看看,看看……哎呀。我怎么没看到呀?你看,我刚睡着了,真没有看到呀。”

    我不听他的解释,我也无须他的解释。

    事情过去了,我能将刚才的紧张无助打回来?

    也不能将刚才光着身子机巴一晃一晃的窘状补回来吧!

    不!

    我说:“马叔,我在夜玩酒吧楼上的酒店打架了。”

    他:“啊,你又打架了。”

    “是和你手下,那个魏队长打的,哦,我们之前就打过一次。”

    “草……是他,这家伙。看我收拾他。”

    “哦,我还要跟您吱一声!……我们这次打坏了不少东西,您帮我们参谋下怎么处理为好?……哦,我现在就让大堂经理给我们的换个房间睡觉……您帮着我们沟通好后,要赔钱就赔钱,无所谓的。”  ..

    我不咸不淡地说。

    我晾这马玉明和魏勇,也不敢不赔偿的。

    马玉明连说“好,好,我现在就让人过去”后,我也懒得管他们怎么处理了。

    管你三七二十一,咱先睡好再说。

    至于该怎么找魏勇这狗日的算账,待我想好再说。

    我对梁玉琳和苏亚香说:“两位美女,时间也不早了,也累了……咱们先去隔壁房开房睡觉吧!甭管他们了。”

    ……

    当然,这次再带她们两去睡觉,我也没有心情弄她们。

    一个标间,两张床。

    我独自一人宅在床上睡下,也不知她们是怎么睡的。

    早上起来的时候,天就大亮了……

    ……

    哎,这次和魏勇打架,要说起来,最郁闷和痛苦的不是我,也不是梁玉琳,更不是魏勇。

    而是我的市府大秘——秦若水。

    (:亲,近期网站不稳定,但我更新会稳定的。所以大家也别急,网站打不开时,就晚点再看看,明天上午有更新,是副市长在那方面责难秦若水的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请关注爱小说.,和请加群:。找书是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有问题请及时反馈。

  喜欢这篇小说《卫校猎美笔记》的读者,可以在搜狗搜索: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天下第九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