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一起喝

作品:《卫校猎美笔记

    我一边举着酒杯,示意苏亚香、梁玉琳喝酒。

    一边细细地品味着苏亚香刚才说开房将梁玉琳去休息睡觉的话。

    将她哄睡,我们去开房!……嘻嘻,我越想就越觉得有意思。

    麻碧的, 传说>中 三十>如狼的少妇可真不是盖的。

    瞧瞧苏亚香这种饥渴程度,不仅那儿一碰就是水,就凭这急切的心态……

    可比我这个小愤青还急呐!……

    这真特玛的让人醉了!

    不过,看着她饥渴难耐想求我草她的骚样!——嘻嘻,我蛮喜欢的。

    说实话,我喜欢女人有个这样的标准。那就是在别的男人面前文静,在我面前骚!而且是越骚越好我越喜欢。

    “来吧!喝……特玛的反正不容易出来一趟,b 不醉>不归了!”

    我和苏亚香又与梁玉琳喝了几杯,果然如苏亚香所料,梁玉琳真的就是烂醉如泥了。

    醉成什么样呢?

    苏亚香将她扶着,她就往她身上倒。

    我将她扶着,她就朝我怀里钻!她往我怀里钻的时候,我还借势捏着她的奶子,她竟浑然不觉。 好小说 .

    看这架势,将她扔在床上,甭说你在她身边操批了,就是玩几飞,连带着将她弄了,保准她都不会有感觉!

    这女人,真是的!

    “玉琳……你醒醒咯,我开房带你去睡,行吗?”苏亚香拍拍她的后背。

    “嗯……谢,谢……亚香姐。”她答,头垂在她的肩上,将她紧抱着。

    “天泽,怎么办?要不,现在就走吧……”苏亚香与我眨眨眼,她都等急了。下面的水湿了干,干了又湿,都好几趟了。

    我显然能懂上她的意思。

    但是,这时候我不仅仅只为梁玉琳,着想,还得为死胖子和小美谋退路呢!两人脱光光弄上一回倒无所谓,但是扔在这酒吧里,被别的坏人沾了便宜,可是对不起朋友!

    还有丁俊波和月柯那对,那不管他们了,十之八九,就是草上了。

    我也有些醉,头晕晕的。

    我估计要我扶梁玉琳,我会和她一起摔个仰八叉。

    “亚香姐,我等下。”我让苏亚香稍等下后,我到酒吧前台,对经理交待了开房间。并扔给了他五百还是一千块小费,让他找人护送我们到房间。

    至于房间的安排,当然是各自一间的。

    这也算是给二胖和小美、苏亚香和我都留点退路吧! 好小说 .

    要真心想玩,两人可以酒醒后互钻被窝!

    要是不想玩,哥们也照顾周到了!

    免得硬推着滚个床单,以后就不好见面了。

    当然,我还有点小想法,就是嫌胖子真上了小美,我觉得可惜了。

    小美虽然不是/' 国色天香>,但其婀娜多姿的身材,一双足有一米二长的黑丝美腿,蜂腰翘臀,腹股沟高高隆起的弧度,红色的高腰小旗袍将罩杯的胸部包裹的鼓鼓囊囊,也是让人受不了的。

    特别是现在她醉了的时候,头发凌乱,那件衬衣也不知扣子哪里去了,里边的胸部露出半孤,圆鼓鼓的,挺诱人。

    要不是她一直与小胖腻在一起,我肯定晚上趁着酒醉会调戏下她的。

    当然,我现在也没有心思对她怎么样?更不会干她。

    我这人找女人就是这样,我有我的原则,就是她不情愿,我还懒得草!

    草就要草个心甘情愿,美妙生花。

    只有像苏亚香这样,她都恨不得来揪我的大根了,我自然也就动了那份心思!这时候简直要是不草,大逆不道了。

    ……

    夜玩酒吧是个地下室酒吧,但楼有十七八层。 b.

    十层之上,便是酒店。

    而且电梯直通酒吧,很方便宿醉的男女。

    酒吧经理叫人扶着二胖、小美、梁玉琳、苏亚香上楼后,另一个故事也就开始了。

    将他们各自安排进房间,我和苏亚香也将梁玉琳扶进房间。

    “亚香姐,要不,我来照顾玉琳吧!你先洗洗。”我吩咐她道。

    我并不是担心梁玉琳怎么样,而是担心自已怕耐不住性子,还不待梁玉琳睡着的时候,就与苏亚香给弄上了。

    “嗯!我洗去了咯。”她说着,款款走进洗手间去了。

    走的时候还回了头,真是回眸 一笑>百媚生。

    见苏亚香在洗了,我将梁玉琳放在床上。

    她娇美的身躯如泥,被我扶在宽大的床上平躺着。

    我见她吐酒的时候,将外套吐得有点脏,便又伸手过去,将她的头微微抬起,我想将她的衣服轻轻地脱了。

    她脸色有点惨白,但对有人脱她的衣服还稍有清醒。

    她喃喃地抓着我的手喊我的名字:“天泽,天泽!”

    “是我!”我应着后,她才将挡着胸前手移开。

    “你醉了,睡吧,宝贝!”我安抚她。 b.

    “嗷!……天泽!”梁玉琳的嘴里,依然含糊不清地说话:“天泽,天泽……你是不是……是不是现在想上我?”

    我边脱她的衣服边说:“你说什么呢?玉琳,你睡吧。我?……”

    “天泽,我就知道,你喝了酒想干我……你想干我对不对?”梁玉琳身上滚烫,酒气很大,她眼睛都没有睁开,却挤出丝笑意,她同时还挥手将我打了下。

    “可是……李天泽,你要干我!我喜……喜欢,我喜欢李天泽干我……呵呵……我就喜欢。可……可,天泽,你要戴……套,戴套哦……你要戴套你晓得没?……我现在是排……排卵期呢,你内,射了……会……会,会怀上的哦!”

    她说这话的时候,嘴里像咬了我 那根>似的,含糊不清,吞吐混乱了。

    我听着梁玉琳说的话,心里顾自笑了。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女人这种动物,在不合适的年龄怕怀孕,这怕是任何一个女人最初的心里防线吧!……她这时候都醉成这样了,还记着守着防线,让我戴套,很不容易呐!

    “嗯,睡吧!乖……天泽今晚不草你!真的…… 嗯,玉琳,你听话。睡吧!”

    我将她的外衣脱了,外裤脱了。 .

    我轻拍着她的肚子,还在她的肩膀上揉了下,又将她的脸抚了抚,示意她安心睡下。

    我的这招还真好使,不出几分钟,她就安详地睡下了。

    ……

    而这时候,苏亚香已经在洗手间里洗开了。

    “哗哗……哗哗”的水声,像催情曲一样催促着我前去。

    我站起身,看了看熟睡的梁玉琳,见她眼敛紧闭,呼吸均匀,鼻翼间发出有序的鼾声。

    我知道,她真是醉了,也真是睡了,很安详。

    当然,我更知道在洗手间中洗浴的苏亚香,肯定等久了。

    我坐床上移步下来,走到浴室门口。浴室的门是开着的。我轻轻地推开浴室的门,立即看到苏亚香玲珑的背影——她是背部朝着门口的。从后面看,她的肩膀平坦笔直,腰很细,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臀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妇曲线,虽然不是完全的型,但也差不了多少。

    而在她的雪臀之上,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胸前那对高耸坚挺的胸部上,肌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宛若绸缎一般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光泽。

    娘的,好美哟!……酒精的作用,再加上美人的/' 诱惑>,让我喉咙一声脆响!我干咽了口口水。  .

    因为她正在用着花洒冲着,我从后看到水珠滑过她光滑的后背,掠过她肥美的翘臀,经过那道深陷的股沟时,流过两腿之间那片黑森林覆盖下的暗渠,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一起滑落到地板上。这水温热,散发出腾腾热气,b 白花花>的水柱洒落在她美丽的胴体上,就像是无数颗断了线后,破碎的珍珠。

    此情此景,让我一下就想起了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女神——维纳斯。

    维纳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爱情与美丽的女神,也是性欲女神,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由于诞生于海洋,所以有时还被奉为航海的庇护神。

    维纳斯生于海中浪花,拥有白瓷般的肌肤,是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她有着古希腊女性完美的身段和样貌,象征爱情与女性的美丽,被认为是女性体格美的最高象征,优雅和迷人的混合体,所有她的行为和语言都值得保留并用作典范。

    维纳斯也是欲望女神,她是火与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的妻子,但经常对丈夫不忠,有关她的恋爱 传说>很多。在古希腊、后世罗马时期以及文艺复兴时期艺术作品中被塑造成绝色美女,最著名的雕像是在米洛斯岛出土的“米洛斯的维纳斯”。 b爱小说.,..

    嘿嘿,上面这段装逼话我是抄的,但我却苏亚香的那感受,却是真的!

    我站在门外看苏亚香洗澡,欣赏着她美丽的胴体,感觉比到美术馆什么的参观更高雅、也更赏心悦目多了。

    不过,她顾盼生辉的眸子,似乎发现了我的存在。

    她将身子扭过来,嘴角发出惊讶的笑意:“啊!天泽你为什么偷看呀!”

    发现了我站在房门口偷看,想起在酒吧偷时我们亲热时的情景,她的目光中既有惊讶和羞涩,又有几分喜悦和兴奋。

    “好美!……我好喜欢!”我浅笑着,已经推门进来,并将门掩上。

    她一手举着花洒,还开着小小的水花。而她的另一只手,护着裆前的黑 森森>。

    嘴上,她撅起小嘴,娇声说道:“讨厌!就知道偷看。你又不是……没见过?……”

    “嘿嘿,我真没见过!不过,刚才我摸了,好湿。”我盯着她用手护着三角区,坏笑一声。

    “额,你坏……李天泽,真是看不出来哦,你坏,你趁着姐姐喝醉的时候,你要摸人家干吗?”

    苏亚香这时候扭动娇躯,她向我撒娇的同时,也展示着她的身材。 b来自.,.

    她生育过了,小腹却很平,她的奶大,却不下垂。

    而且她皮肤真是好,白白的,有些微胖。不用看都手感好极了。

    我眼睛都直了,我朝着她赤裸着身子走近了,我不顾她身上湿湿的,一把将她抱住了。

    苏亚香发出轻叫一声,伸出双手环住我的头颈,并把我紧紧抱住。

    我伸出舌头舔苏亚香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她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苏亚香的嘴唇被我的舌头顶开后,情不自禁的伸出香舌,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搅动着。

    苏亚香陶醉了。

    她紧紧搂着我的脖子,那双美丽的大眼眼凝视着我,上身软弱无力地倒在了我胸口上,嘴里轻轻吐出一连串呢喃声。一对丰胸压在我的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令我心痒难耐。

    “姐姐,真漂亮?”

    “有吗?”

    “有的!”

    “哪漂亮了?”

    “脸,奶子……”

    “额,天泽你怎么这样,就知道看这些地方吗?”

    “嗯,我就喜欢看姐姐这些地方,你看,亚香姐这好挺,还粉红呢!”

    我将苏亚香的奶子揣着了,不动也不揉她,只夸她。

    .

    苏亚香娇羞了,她的侧着脸枕在我肩上,湿漉漉、香郁的发丝拂在我耳边,我不禁低头将鼻子埋入香郁的发丝中。再把轻轻放在她雪白的奶子上的手捏着她的粉头樱豆——

    “啊……天泽,姐姐,我想你了。”苏亚香被我搞得心痒痒的,就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身体里面爬行,感到既兴奋又着急,总希望我粗暴一点。

    于是,她紧紧抱住我的后背,娇声这样说道。

    女人这时候越是想要,我越不给!

    我越要挑逗她,我要痒死她。

    我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觉得那个地方一片湿润,犹如陷入了一片沼泽地,我实在是忍不住了,用手往前一抚,顺利地抵达入她的那片泥泞。

    我没进入,只用手掌在那唇上磨了磨。

    感觉真好,绵绵的,滑滑的,像一块白玉,没有一点瑕疵。

    “啊,天泽……我?……”苏亚香几乎要跪下来,她娇喘得不行。

    我没有吱声,不快不慢地做着机械性的运动。

    苏亚香感到一阵抓狂,急忙将双手下滑到我的屁部,她要来抓我 那根>往她的那里塞了。

    “天泽,呜呜……我太痒了,太烫了。”苏亚香趴我身上,说话有气无力,她的嘴里散发着浓浓的热气,身上还直往我身上蹭。 b .

    她那如瀑布般柔亮的长发,极其富有弹性、饱满的胸部有节律地波动,与她娇羞的喘息声和动听的呻吟声,构成了一副最原始的渴望的旋律。

    我见苏亚香迷离的眼神,便伸手抚着她发烫的脸颊,她的双眸碰上我灼灼的目光,羞涩地躲闪了几下,见躲不过我的注视,便温柔地闭上了眼。苏亚香已经渴望到极致的娇羞,她嫣红的俏脸,正是要向我索要的前兆。

    我将我的唇贴着她的唇,我轻轻地说:“亚香姐,走吧……”

    我示意她回到房里,毕竟这洗手间里弄,不舒服,也不方便。

    “可……玉琳在睡觉呢!”她抱着我,我估计她想让我在洗手间与她直接开战。

    “没关系的。她睡熟了!”我将她的手拉着,朝着卧室走。我脑海里想着的一幅画就是,应当是梁玉琳睡在床上,而苏亚香就伏在梁玉琳的身边撅着屁臀,我站在后面,看着安详熟睡的梁玉琳,掌着苏亚香柳腰抚着她的玉臀,来一次……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请关注爱小说.,和请加群:。找书是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有问题请及时反馈。

  喜欢这篇小说《卫校猎美笔记》的读者,可以在搜狗搜索: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天下第九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