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看春光

作品:《卫校猎美笔记

    音乐低迥,酒意醺醺。

    声色迷离的 都市>夜生活,自此开始了。

    虽然来的路上经历不快,差点和那几个傻逼干起来……

    但那算得了什么,生活的风风雨雨,在酒精与迷离的灯影里,算得了什么?

    何况青春的热血早就被点燃,激情的心脏早就澎湃,那点不快,早就被我们抛诸脑后成为过往云烟。

    今晚的这个酒局是梁玉琳组织的,她只是有些想不通,我会将早上打伤我鼻子的仇人带来。而且看起来我与他们说笑,感情还蛮好。

    当我带着丁俊波和二胖进门时,其余的美女以为是我们的朋友,都笑意盈盈地与他们打招呼。唯有梁玉琳见他们进来,好看的脸就凝成黑线。

    本来她坐在沙发上,正与小美猜骰子,见丁俊波和二胖要坐。她一把将我拉起来闪到一边说道:“李天泽,他们怎么两人还来了?他们不是早上与你?……这样的人我讨厌死了!你怎么将他们带来?我看着他们就烦,早上他们都将你打流血了!”

    梁玉琳的不悦我看在脸上。我端着杯酒,浅浅喝着,贴着她的面,感受着她的情感。

    她说话时,我腾出手先是用手将她的脸刮了刮,以示爱抚。 好小说 .

    接着,我将手搭在她的酥胸上,轻轻地在乳尖上逗趣着,我将尖细的指甲不断地刮蹭着她胸衣里的那两颗豆子。她的胸型很好,或许是晚上知道来夜店玩,有可能我会拉着她在夜店的角落或者洗手间里爽上一把,所以她穿得并不多。

    最后,我将脸贴在她的脸上,笑咪咪地说:“你有没有听说世纪英国作家本杰明?迪斯雷利说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啥,李天泽,你说谁说的什么?……草,你叽咕什么呀?……到底是什么意思?”

    梁玉琳任我骚扰她,她浅浅笑着看着我,而且故意挺着胸部,以示我指甲能刮到她的春豆。显然,她很享受这种被我抚弄的感觉。

    但是她对我的话却很费解。因为我的这句装逼话也是偶尔间听来的,我保证她不 一定>听说过。即便听说过,也肯定不知道我所说的本杰明斯雷利是谁?因为我也不知道是谁。

    “呵呵,简单点说,就是我让他们开车将我送来。同时他们还来买单!懂了吗?……哦,记着了,今晚的安排,他们包了,你不要掏钱抢着买单哈!”

    我的话淹没有外面嘈杂的音乐和喝彩声中。 .

    要不是我凑近梁玉琳的耳边,她或许也听不到。

    梁玉琳终于以似懂非懂的方式听懂了,她懵然地点点头,然后很高兴,将我的手挽着,耳朵贴着我的耳朵说:“天泽,咱们喝酒吧!……走!来!我都等你好久了。”

    自打干了她几次,她牵我的手便很自然,这让我很烦的。因为她这样了人家一眼看出我们的关系,我也就没机会了。

    但她想让我高兴、真心喜欢我的心意,我是懂的。

    我端起酒杯,先和她搞了一杯,然后招呼苏亚香和丁俊波们:“亲们,晚上酒不够就拿,菜就不够就点。妈的,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咱们就是要玩得开心,玩得高兴。来,大家喝。”

    年青人在一起就是这点好,熟悉起来容易,不认生,也没有什么忌讳,有酒就喝,有歌就唱,有高兴的事儿就分享!不像一帮老头们一样斤斤算计。

    丁俊波和二胖毕竟不是这圈子里的人,开始的时候还扭捏放不开,不过有了我与梁玉琳的交代,她变得热情有加,不断邀请丁俊波和二胖喝。

    两人便放下一切包袱,与我们举杯痛饮,把酒言欢。酒桌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融洽,越来越热烈。谈笑风生,其乐融融,真是不以言表。

    …… 好小说 .

    而在中海市夜色迷离的灯影下,天豪夜总会楼上豪华的包间里。

    一个约摸四十多岁的叫程梅的女人冷峻着脸,正在朝着手下发脾气。

    她将修长的马靴搭在面前古色古香的茶几上,修长的美腿和黑色的丝袜特别炫目。在丝袜的尽头,隐隐可见的,还是蕾丝典雅黑的小内。小内绷着她四十岁女人的肥唇瓣,两处峰峦和一道夹沟勒出清晰印痕。

    而顺着她的马靴和超短往上,便是貂皮袄子裹着娇躯。那袄子肥大,她披着略显娇小。不过她的里边并没有穿多厚,而仅仅只穿着 修身>的内衣。内衣是肉色的,胸衣却是银色的。这两种颜色的差异让她的上围尽露,那对丰乳双胸呼之欲出。

    她有一头粟红色头发,当然还有精致的妆容有些浓重,浓眉大眼,嘴唇红艳,配上高挑的身材,脸蛋俊俏,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看起来高贵而又性感。

    此时,程梅吸着一种专供女士的烟。不知是古巴的极品雪茄,还是台湾的!反正她修长的指甲夹着烟蒂,在明亮的灯火里特别扎眼。

    而在她的面前,匆匆走进来三个马仔站在茶几前面。之前茶几的另一边,有二个马仔的头头而站着,头低着像孩子考试不及格,要被老师叫家长去接受问话是一样的。 来自.,.

    见人到齐了,也可能顾虑到站在茶几面前的马仔如果一低眉,会看到她修长美腿尽头的唇瓣春光。所以,她将披着的貂皮衣哗啦给沿肩扔在长椅上,她将马靴从茶几上拿下。她站了起来,踱步走到前来的三个马仔身边。

    这女人如果打分,会在九十七分以上,除了年纪偏大估计那鲍鱼呈黑紫色要扣分之外,其余的无论容貌不审身材都堪比模特,而且是那顶尖的美女模特,不是那野模或者外国人评的那种丑得想吐的丑模。

    只见她的肩膀平坦笔直,腰很细,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臀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妇曲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胸前那对高耸坚挺的胸部上,肌肤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宛若绸缎一般熠熠闪光,透出诱人的光泽。

    不过,这看起来美得醉心的美女一发火,众人的腿都要抖一抖。

    “我操你们,妈的骚逼!……我就问你们,是谁非得让老周要我们交人上去,你们都不知道吗?……你们在现场,都不知道有没有得罪人?……你们他妈的到底是猪脑子,还是被女人的麻碧给夹傻了?你们到是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现在,他们正在这里开会,正为要向公安上交我和丁俊波来的路上为难我和欧打女人、同时堵着路的黑衣人而着急!  ..

    那几人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手下。

    就在那事儿出了不足半小时,天豪夜总会所在的中海市东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周志伟打来电话,让程梅这个酒吧一条街的大姐大,立即将刚才滋事闹事和欧打小姐的几人交出来。

    当时程梅就有些想不通,她和周志伟什么关系?

    不仅滚过床单,而且她还配合周志伟玩过不知她手下的小姐。

    每逢只要来了新菜,程梅总是将周志伟喊来尝菜。丰满的,清瘦的,城里姑娘,乡下小妹,他周志伟开过苞或者搞头炮的事儿,没干过一千次也有八百次。

    也因此,每逢有事儿,总是周志伟罩着她。

    想不到,这次程梅向他要面子,商量是不是不要送人去了,或者换几个无所谓的小弟去。想不到周志伟一口拒绝,同时明示必须是打人那几人,必须晚上就给送到拘留所去。

    程梅当时就问过周局,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点面子都不给!

    周志伟将她厉害了一通:“梅姐,这事儿已经分局罩不住,你也别废话,也别给我为难,你就将人送去就是,别的问多了也没有用。”

    程梅被周志伟这样一顶,心里火大了,自已在东城这片混了十多年,虽然不是盛名中海市的大姐,但在东城这片,只要报上她程梅的名字,谁不给点面子啊! 好小说 .

    加之她觉得周志伟得了那么多好处,这点小忙都不帮?太不够意思。

    更何况这些年来,她早就叮瞩手下不要打打杀杀,交易都要明码实价!有钱则来,无钱两不相干。嫖是多少,快餐是多少,什么服务什么价,一目了然的。

    就今天教训自家小姐一事来说,好像也是圈子内常有之事,并没有与人打打杀杀,也没碍着人家,凭什么这时候公安就要她将人送去?哪怕送去,她至少也要知道原委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书友讨论本书,请关注爱小说.,和请加群:。找书是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有问题请及时反馈。

  喜欢这篇小说《卫校猎美笔记》的读者,可以在搜狗搜索:卫校猎美笔记全文免费阅读-天下第九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