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枭:即使与全世界为敌

作品:《许你万丈光芒好陆霆骁宁夕

    离开珠江帝景之后,寒枭直接步行前往了帝都最大的陵园所在地之一龙潜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宁夕那里看到了自己过往的那些设计,思绪不由得飘向了久远之前……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有回忆过当年那些事……

    五年前。

    深山内,枯木成群,野兽的嘶吼声时而响起,很快便被枪声覆盖。

    前方一颗几人环抱的枯树,仔细看去,已被枪子打成了筛子,枯树旁,俊美的男子一闪而过,将地上的枯叶卷入半空。

    后方,三名男子手持枪械,其中一人穿着名贵的西装,带着一副价格不菲的墨镜,“呵……果然变态,完全不像是人类的速度!”

    “谨慎点,你也该知道那人是什么来头!”

    “哈,李随风,亏你还是原罪杀手榜上的NO.1,连亚洲几个地下皇朝都要敬你一丈,面对这个人,你就怂了?”矮个子看向身前一身劲装的亚洲男子,轻声笑道。

    “呵呵,李随风,那人就算再厉害,还能不怕枪子么?”另一人笑道。

    此刻,被称为原罪杀手排行榜第一人的李随风,眉头轻轻一蹙:“维纳斯,杰奇,他是连欧洲地下之皇罗斯切尔家族都忌惮颇深的存在……”

    听闻李随风提及欧皇,维纳斯和另一人的脸色都是微变。

    “难怪你这样谨慎,原来是罗斯切尔家族下达的任务……只怕,这世界上,能请动你的,罗斯切尔家的那老家伙了……”矮个子维纳斯轻声说道。

    “我的确有些忌惮,否则,也不会请你们两人协助出手,那个男人……”

    李随风眉头深锁,随后似有惊觉,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三人弓着腰,轻轻朝着前方林中走去。

    片刻之后,李随风停下身子,冷漠的目光,看向远处,冷声道:“枭爷,出来吧,你也知道……这次为了对付你,我甚至找来了维纳斯和杰奇。”

    李随风身前的维纳斯和杰奇目光有些好奇和炙热,连让原罪杀手榜第一人的李随风都如此谨慎,那位枭爷,他们倒是想要看看到底哪里不同。

    “吼——”一声巨吼声陡然传至。

    李随风三人诧异的朝着前方望去,只见一只巨大的白虎身上,站着一位长发至腰间的貌美男子。

    “他娘的,什么架势,能驯服白虎?!”维纳斯瞪大了双眼,满脸诧异。

    那白虎眼神凶悍,身上戾气惊人,獠牙尖锐,毛发发亮,一看就是纯种野生白虎,绝对不是自幼家养,那貌美男子是个什么来头,站在野生白虎身上?!

    “枭爷,你跑不掉的。”李随风深吸一口气。

    “哈哈,你就是寒枭……据说,你自诩武力值天下第一,世所无敌。”杰奇看着貌若女子般的寒枭,不屑一笑。

    寒枭从白虎身上一跃而下,满脸思考状,旋即摇了摇头道:“天下无敌……这可不一定,有时排行第一,有时排行第二。”

    “哦……”维纳斯上前半步,把玩着手中枪械:“你再厉害,厉害的过枪吗。”

    “枪……”寒枭愣了愣神,迅速抱着双拳,一副惊恐状:“饶命!”

    听闻寒枭此言,小个子维纳斯和杰奇有些诧异,眼前这人,不管怎么说,也是令罗斯切尔都为之忌惮的人物,怎么会这么怂?

    “枭爷……你也知道,我是杀手,罗斯切尔家族对我有恩,这次的任务,便是杀你。”李随风叹息一声。

    “小子,你的那三脚猫功夫,是谁教给你的,现在世俗你找不到对手,就敢来找你枭爷寻开心了吗。”寒枭盯着李随风,满脸人畜无害的笑意。

    “枭爷,我也没办法……”李随风双拳紧握:“如果,这次我死在枭爷手中,只希望枭爷能够放过我这两个朋友。”李随风正色道。

    杀寒枭,即便是联合了这两位顶级杀手,他也没有丝毫把握。

    “李随风,你是他教出来的?!”维纳斯神色骇然,李随风如今身为原罪杀手榜第一人,实力如何,他心中自然清楚,这个寒枭,竟是李随风的师傅!?

    李随风只是盯着寒枭,并未回答维纳斯的问题。

    “呵……罗斯切尔那老东西,我不娶他的女儿,他就找人来杀我,这世上,还有配得上我寒枭的女人?哈……你们……见过这样的女人吗?”寒枭眸内浮现出一丝病态的疯狂。

    “寒枭,你刚才不是还求饶嘛,现在不怕死了?”杰森冷道。

    “嘛~骗你们的。”寒枭耸了耸肩,腰间悬挂着着一柄古朴的唐刀,大步朝着李随风三人走去。

    “枭爷……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那一族,也未必敢和罗斯切尔作对,你若娶了罗斯切尔的女儿,日后,整个地下王朝都是枭爷的!难道说,枭爷当真是断情绝欲之人?!”李随风深吸一口气,寒枭痴武,为修武,断情绝欲,这并非空谈。

    眼见寒枭不再回话,李随风的眼中浮现出一丝彻骨寒意,只要杀死寒枭,罗斯切尔家族许诺他的好处……

    “好,都说枭爷能够挡子弹,我李随风活了这一辈子,也未见过,而成为原罪杀手榜第一人后,见识高远了不少,却清楚,寒枭你并非是不可战胜的。”

    随着李随风的话音落下,枪械对准寒枭,啪的一声闷响声传出。

    锵!

    与此同时,寒枭消失在原地,一片枯叶轻轻漂浮在半空。

    “什么?!”

    维纳斯和杰奇两人,呆滞在原地,满脸错愕,那寒枭,躲掉了李随风的子弹?!

    便是李随风本人,面色也为之惊变。

    “小心!”

    忽然,维纳斯朝着李随风喊道。

    “嘛……小子,你速度真是越来越慢了,有些事,靠枪可解决不了,你说呢!”寒枭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邪魅的笑意。

    他的右掌成爪,轻轻扼住了李随风的喉咙。

    “都说枭爷挡不住子弹,但没想到,枭爷却能躲掉子弹。”李随风脸上浮现出一丝绝望,眼中的冷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恐:“枭爷,我是你教出来的……你真要杀我?!”

    如今,李随风有些后悔,他明知道寒枭是什么样的人,可却被罗斯切尔许诺的好处冲昏了头脑。

    “放心,你是我教出来的,我不会杀你。”寒枭沉吟片刻,给出回复。

    “枭爷……谢谢,我……”

    只不过,李随风话还未说完,只听咔吧一声脆响,李随风的喉咙,被寒枭捏断。

    “嘛……又是骗你的,不长记性。”

    寒枭右掌一松,李随风的身躯便若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见李随风被寒枭在轻描淡写之间便被干掉,维纳斯和杰奇倒吸一口凉气。

    “杀!”

    两人的面色很快便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迅速分散,同时朝着寒枭点出数枪。

    砰!

    寒枭那柄古朴的唐刀挡在身前,金铁相撞之声响起,唐刀上冒出丝丝火光。

    “妈的,骗人的吧!这是人还是怪物!!”杰奇额头渗出一丝冷汗,这世上,能躲开子弹的人不是没有,能用刀挡住子弹的,谁见过?!

    “寒枭,玩够了吗?”

    忽然,从远处走来一男一女,开口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衣,面色冷峻,女子则是一身长裙,灵动的眸子紧紧盯着寒枭,相貌十分清秀甜美。

    “哈哈,随便玩玩。”寒枭轻笑一声。

    “原罪榜第一杀手,亚洲第一杀手,还有美洲第一杀手……寒枭,你得罪谁了?”黑衣男子好奇问道。

    “罗斯切尔那个老东西,我不娶他女儿,他就找人来杀我。”寒枭耸了耸肩。

    “有意思。”黑衣男子目光不屑:“这世上,没有人能配得上你。”

    此话一出,那相貌甜美的女子一把便揪住了男子的耳朵:“秦问天,你要继续这样怂恿寒枭,我把你嘴巴打烂!”

    “秦幽歌,我说的是实话,世俗的女人,不配。”秦问天正色道。

    “那我也不配吗。”被称作幽歌的女子冷声道。

    “呃……你,你不是世俗女子……”秦问天无奈道。

    “你们说够了没有!”

    维纳斯心中涌出怒气,对着黑衣男子秦问天便开出一枪。

    “锵!”

    秦问天立时抽出长刀,不似人类的速度将长刀一挥而过。

    “断了……”

    秦问天将子弹挡开后,盯着自己的断刀,眼中浮现出凶毒之色。

    “找死。”

    顿时,秦问天几步便飞跃至维纳斯身前,还不等维纳斯有所反应,一截断刀,狠狠划断了维纳斯的脖子。

    “怪物……两个怪物!”

    杰奇寒毛乍立,他美洲第一人杀手,纵横美洲不败,令整个美洲都闻风丧胆,今天,他碰见了两个什么怪物!

    “跑的掉吗?”

    眼见杰奇朝着林中逃去,秦问天手中断剑一掷而出,呼呼的破空声响了起来,断刀生生将杰奇的脑袋贯穿。

    解决完两人,秦问天走至寒枭身前道:“罗斯切尔的地下势力遍布整个欧洲,据说连亚洲、美洲也有他的大规模势力,甚至是几个战乱国家的幕后人……”

    “这么厉害?那我还是娶了他的女儿吧!”寒枭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开口道。

    “世俗的女人,没人配得上你。”秦问天面无表情道。

    “世俗的女人配不上我,难道你配得上我,你暗恋我?”寒枭别有深意的盯着秦问天。

    “滚!”

    秦问天朝着寒枭打出一掌,却是被寒枭轻易躲了。

    “你们秦皇一脉的后人,都这么暴躁,这样不好。”寒枭一笑,随即拉起女子的手,朝着远方走去。

    “喂,我也是秦皇一脉的后人。”女子盯着寒枭,脸色很是不满。

    “哈哈,秦皇暴戾,他的后人,也都带了暴戾的基因,我又没说错。”

    转眼间,寒枭来到一处山巅,将女子揽入了怀中。

    “反正不准说,以后不许再说秦皇后人暴戾!”女子气恼地去捏他的脸。

    “知道了知道了……”寒枭无奈地看着跟前的母老虎。

    女子这才满意,高兴地在他跟前转悠了一圈,“我这身衣服漂亮吗?”

    “不穿更漂亮。”寒枭想了想,然后勾起唇角道。

    “白痴,有空也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这可是意大利的顶端品牌,全球限量只有十件。”女子撇了撇嘴,不满寒枭的不懂欣赏。

    “我看也就普通货色,等以后我设计几件给你穿。”寒枭神色傲然道。

    “哼哼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等着。”女子坐下,靠在寒枭怀中,眉宇间闪过一丝忧色,“罗斯切尔的女儿你都不要,会不会有麻烦……”

    “麻烦?”寒枭忽然大笑,“在个世上,我要谁死,谁便得死,何人可做我的对手,那老东西,以后找他算账!”

    “哼,又吹,世间无敌的称号,等你彻底打败了秦问天,再来吹吧。”女子忍不住打击道。

    “别提秦问天那老小子,他自己断情绝爱也就算了,还总撺掇着我也断情绝爱,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寒枭指尖绕着一缕女孩的发丝,哼了一声道。

    “那是他怕你疏忽武道,这世上,能够成为他对手的,仅你一人,若没了你,他活着也无趣。”女子忍不住发笑。

    “你小心点,那老变态别喜欢上我了,到时候你可多一个情敌。”寒枭认真道。

    还不等寒枭继续说些什么,后方突然有脚步声响起。

    两人转身望去,是一位白发老者。

    “老头,你怎么来了?”寒枭一脸古怪。

    “寒阴叔。”女子迅速站起身来,看着老者的目光有几分惊惧。

    老者是寒枭的启蒙师傅,女子也算熟悉。

    寒阴并未开口说话,而径直走至女子身旁,眼中寒芒一闪,随即抬起掌来,以迅雷之速,狠狠劈在了女子身上。

    咔!

    只听骨裂声响起,女子连挣扎也未有,便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

    老者出手太过意外,从头到尾寒枭都丝毫没有反应的余地,竟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女孩倒在了他的面前……

    “寒枭,你这混账东西,欧皇的女儿你不要,被这个女人迷的失去了心智!”老者看也不看女子,转身盯住寒枭。

    “幽歌……”寒枭死死盯着女孩倒下的身体,目光发直,身躯剧烈颤抖着。

    “哼,寒枭,你给我记住,罗斯切尔的女儿,你必须给我娶!”寒阴冷哼一声。

    “幽歌……”寒枭走近女子,蹲下身子,双臂颤抖,将女子紧紧抱在怀中。

    “枭……我……冷……”

    女子眼耳口鼻中,皆有鲜血溢出。

    “别怪……阴叔……他是……为了你……好……”女子想要用力抱紧寒枭,但手臂在半途,却又无力的垂下。

    “幽歌,我给你治……你别怕……”寒枭迅速抱起女子,要朝着山下走。

    “你……又骗我……吹牛……大王……你只会杀……杀人……哪里懂医术……救人……”

    寒枭将脸贴在女子脸上,“我学,我什么都肯学,别死,别死!”

    “你……以前说过……带我去……华夏的昆仑……山巅……看……看雪……我可能……没办法……陪你……陪你去了……你可以……找个……安全的国度……找个……比我还……爱你的女人,帮我,陪你……下半生吗……”

    “我好想……嫁给你……陪着你……好想……好想啊……”

    女子说完,从口中溢出大量鲜血,一身白裙,被血染成鲜红色,身躯逐渐在寒枭的怀中变冷。

    “幽歌!!!”寒枭的指甲,嵌入掌内,鲜血顺着指间流淌。

    将女子的尸身轻轻放在一旁,寒枭转过身,看向寒阴,轻轻抽出腰间那把古朴的唐刀。

    “寒枭,你干什么!”

    寒阴见状一愣,这小子向来对自己恭敬,如今为了一个女人,敢跟自己拔刀?!

    “我想……欺师灭祖。”寒枭握着唐刀,朝着寒阴走去。

    “寒枭!你想背叛整个氏族?!”见寒枭当真动了杀心,寒阴有些底气不足。

    “都是因为这个秦皇一脉的狐狸精,彻底让你丧失了理智吗!”寒阴一声怒喝,一脚将女子的尸身踢下万丈悬崖。

    “我要你狗命!”

    寒枭彻底陷入疯狂,一步飞跃至寒阴身前,手中唐刀横斩而出。

    噗!

    “寒枭,你敢……!”

    寒枭一刀的攻势何其凶猛,寒阴狼狈躲开。

    唰!

    第二刀斩出。

    锵!

    唐刀被寒枭装入鞘中,看也不看寒阴半眼,立即朝着山崖下跑去。

    噗!

    寒枭离开后,自寒阴的脖颈处喷洒出大量鲜血,早被寒枭一刀封喉。

    ……

    三日之后,枯木林内。

    寒枭眼中凶光浮现,看着大步走来的秦问天。

    “寒枭,你杀了寒阴,跟我回去领罪。”秦问天正色道。

    “只说一次……滚。”

    寒枭眸内尽是病态般的疯狂,身躯轻轻颤抖,仿佛在抵抗这股疯狂。

    “寒枭,你做错了。”秦问天见寒枭如此模样,心中不忍。

    “幽歌,死了。”寒枭道。

    “我知道,但我当初就说过,你应当断情绝爱,幽歌的死,是氏族的命令,似乎和罗斯切尔也有些联系,但你杀寒阴,就是背叛氏族。”秦问天不忍之色散去,恢复平静。

    “氏族?!呵,就凭那一群庸才,也敢动我寒枭的女人。”寒枭一声阴笑。

    “你要战,今日你我,只有一个人能活。”寒枭站起身来。

    “你心性已乱,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我不杀你,从此以后,我秦问天和你寒枭,一刀两断,日后相见,不谈情意,只分高下!”秦问天说完,手中断刀狠狠掷出,刀身刺入地底。

    “这把‘三千欲’,是你当年送我的,如今,还给你!”寒枭将那把古朴的唐刀取出,朝着秦问天丢去。

    秦问天一把接过唐刀,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没有开口,转身离开。

    “幽歌,你在哪,我找不到……找不到你……”

    等秦问天离去之后,寒枭发了疯的四处寻找女子的尸体,但却一直……一直没有找到……

  喜欢这篇小说《许你万丈光芒好陆霆骁宁夕》的读者,可以在搜狗搜索:许你万丈光芒好陆霆骁宁夕全文免费阅读-天下第九小说网